海角七號追景與探訪阿嘉的家民宿(下) / 教授的部落格


 


 


途中漫談海角七號音樂與劇情


 


       2008104收拾簡單行李前往充滿陽光、沙灘的南國,這是我經常走的路程,到底南屏東是我的故鄉啊。隨著海角七號的足跡,帶著美國回來的黃醫師夫婦,來一趟國境之南的旅行,我們就啟程了。車上用中華電訊的3.5G連線,一路透過網路播放《海角七號》的音樂。我們討論曲目連同歌詞與中文翻譯:


 


海角七號曲目包括:


時代的宿命 - 口白:蔭山征彥


國境之南 - 詞:嚴雲農 曲:曾志豪  演唱:范逸臣


奇幻的舞朵 - 口白:蔭山征彥


無樂不作 - 作詞:嚴云農  作曲:范逸臣


各自遠颺 - 詞、曲:Toshiko EZAKI 演唱:中孝介


給女兒(A letter from my dad - 詞:何爸爸 曲:何欣穗 演唱:何欣穗


彩虹 - 口白:蔭山征彥


野玫瑰 - 詞:周學普 曲:舒伯特 演唱:范逸臣、中孝介


 



我們繼續談論海角七號的歌曲內容還有那七封情書,

心中不斷感謝導演、男女主角、所有演員、屋主 張 先生一家人,


以及熱誠支持他們的台灣人。


 




  


國境之南 


/嚴雲農  /曾志豪   演唱/范逸臣


如果海 會說話如果風愛上沙
如果有些想念遺忘在漫長的長假
我會聆聽浪花 讓風吹過頭髮
任記憶裡的愛情在時間潮汐裡喧嘩
非得等春天遠了夏天才近了
我是在回首時終於懂得
當陽光 再次 回到那 漂著雨的國境之南
我會試著把 那一年的故事在接下去說完
當陽光再次 離開那 太晴朗的國境之南
你會不會把 你曾帶走的愛 在告別前用微笑全歸還
海很藍 星光燦爛 我仍空著我的臂彎
天很寬 在我獨自唱歌的夜晚
請原諒我的愛 訴說的太緩慢 
我會試著把 那一年的故事 在接下去說完
當陽光 再次 離開那 太晴朗的國境之南


 


各自遠颺
詞、曲 / Toshiko EZAKI   演唱/中孝介
微風告知春天來訪
紛紛綻放的花朵香氣裡 令人想起遠方的妳
如春日陽光守護下綻放的花朵
未來希望之光也會照耀我們吧
我們各自踏上各自所選擇的道路
未來的某日綻放笑容 直到重逢時
黃昏告知秋天來訪
隨歲月被晚霞染紅的天空 令人想起遙遠的往日
如秋日陽光守護下結成的果實
總有一天 妳的夢想終會實現
當初許下的約定 是我們描繪的
想像中的未來 日後將會染上何種顏色呢
踏上各自所選擇的道路 在未來的某日綻放笑容
直到重逢時


 


海角七號情書 --- 七封日文情書篇 (日文情書口白)


 


友子,我已經平安著陸。


七天的航行,我終於踩上我戰後殘破的土地。


可是我卻開始思念海洋,這海洋為何總是站在,


希望和滅絕的兩個極端,這是我的最後一封信。


待會我就會把信寄出去,


這容不下愛情的海洋,


至少還容得下相思吧!



友子,


我的相思你一定要收到,


這樣你才會原諒我一點點,


我想我會把你放在我心裡一輩子,


就算娶妻、生子,在人生重要的轉折點上,


一定會浮現你提著笨重的行李逃家,


在遣返的人潮中,你孤單地站著。


你戴著那頂存了好久的錢才買來的白色針織帽,


是為了讓我能在人群中發現你吧!


我看見了我看見了你安靜不動地站著,


你像七月的烈日,讓我不敢再多看你一眼。


你站得如此安靜,我刻意冰涼的心,


卻又頓時燃起;我傷心,又不敢讓遺憾流露。


我心裡嘀咕,嘴巴卻一聲不吭。


我知道,思念這庸俗的字眼。


將如陽光下的黑影,


我逃他追我追他逃一輩子!


 



ㄧ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友子,太陽已經完全沒入了海面
我真的已經完全看不見台灣島了
你還站在那裡等我嗎?


 


友子
請原諒我這個懦弱的男人
從來不敢承認我們兩人的相愛
我甚至已經忘記
我是如何迷上那個不照規定理髮
而惹得我大發雷霆的女孩了


友子
你固執不講理、愛玩愛流行
我卻如此受不住的迷戀你
只是好不容易你畢業了
我們卻戰敗了
我是戰敗國的子民
貴族的驕傲瞬間墮落為犯人的枷
我只是個窮教師
為何要揹負一個民族的罪
時代的宿命是時代的罪過
我只是個窮教師
我愛你,卻必須放棄你


 


第三天
該怎麼克制自己不去想你
你是南方艷陽下成長的學生
我是從飄雪的北方渡洋過海的老師
我們是這麼的不同
為何卻會如此的相愛
我懷念艷陽我懷念熱風
我猶有記憶你被紅蟻惹毛的樣子
我知道我不該嘲笑你
但你踩著紅蟻的樣子真美
像踩著一種奇幻的舞步
憤怒、強烈又帶著輕挑的嬉笑
友子,我就是那時愛上你的
多希望這時有暴風
把我淹沒在這台灣與日本間的海域
這樣我就不必為了我的懦弱負責


 


友子
才幾天的航行
海風所帶來的哭聲已讓我蒼老許多
我不願離開甲板,也不願睡覺
我心裡已經做好盤算
一旦讓我著陸
我將一輩子不願再看見大海
海風啊,為何總是帶來哭聲呢?
愛人哭、嫁人哭、生孩子哭
想著你未來可能的幸福我總是會哭
只是我的淚水
總是在湧出前就被海風吹乾
湧不出淚水的哭泣,讓我更蒼老了
可惡的風
可惡的月光
可惡的海


十二月的海總是帶著憤怒
我承受著恥辱和悔恨的臭味
陪同不安靜地晃盪
不明白我到底是歸鄉
還是離鄉!


傍晚,已經進入了日本海
白天我頭痛欲裂
可恨的濃霧
阻擋了我一整個白天的視線
而現在的星光真美
記得你才是中學一年級小女生時
就膽敢以天狗食月的農村傳說


來挑戰我月蝕的天文理論嗎?
再說一件不怕你挑戰的理論
你知道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星光.....



 



25基督信義教會


 




基督信義教會庭院巷子




西門在西門路與中山路交接處


 



北門在恆春鎮北門路上


 


 



南門


 



萬里桐海堤岸


 



保力村的雜貨店在龍井路


 



保力村的雜貨店阿嘉躲雨時在一椅子上寫曲


 



片中樂團選角,在車城福安宮的興安社區活動中心舉行




http://tw.myblog.yahoo.com/neuron-neuron/article?mid=375&prev=434&next=328


 

全站熱搜

平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