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鄉牛校長(王連進)     助弱勢逆轉勝





作者: (王連進口述╱康鴻志整理)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3月17日


中國時報【(王連進口述╱康鴻志整理)】


 




只有苦過,才更能感同身受,更會悲天憫人。苦的訓練,讓我體會一個好的老師,要能不論環境好壞、資源充足與否,去造就出善的循環,且正面、積極、樂觀,與人為善,堅持對的,做就對了。 如此,便如同洪蘭教授說的,「有充實的一天,可以一夜好眠;有意義的一輩子,就得以安息。」─王連進


 


從小家境不富裕,灌蟋蟀、吃蟋蟀;抓蟬吃蟬;跟豬搶地瓜,「有啥吃啥」是我小時候的印象。沒有電燈、沒有自來水、外出坐牛車,又常聽阿公說:「浪費食物會被雷公打死」,「貧困」給了我在復興鄉偏遠後山高義國小當校長後,設身處地體貼弱勢學童的動機。
師專分發時,復興鄉開了一百個缺,記得那時上山報到的師專生約有四十八人。當時,坊間傳著山胞會出草、整修蓋房子或添購大型電器的錢可能是賣小孩賺來的流言;現實中,酗酒的家長拿菜刀在路上追砍妻小,小孩三更半夜不敢回家。面對這樣的環境,我暗自許諾,「有機會一定要以教育的力量扭轉弱勢。」


 




服務第三年,同學笑我:「我在山下已經擁有三樓半的房子,你在山上什麼也沒有!」不但沒房子,一半的零用錢還都花在學生身上,他們是連自助餐都不敢點,百貨公司玩電梯玩到被管理員罵的山地小孩。





上山教書31年 「不計較」跨鴻溝


山上待了五年左右,家裡來電及書信不斷地勸我下山,我不為所動,至今已邁入第卅一個年頭。有個泰雅朋友問我留在復興鄉的原因?我回答:「小孩子可憐,需要有心人栽培!」他一臉狐疑,連問了四次。




在山上,跟我借錢的人很多,我從不計算利息;部落裡有很多只想來提領獎助學金貼補家用、或運動會半途包走供應賓客水果的家長。在這裡,付出很多不被感謝也是很正常的事。
面對如此環境,以「一杯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對待。因喜歡彌勒佛,大肚能容,隨時笑嘻嘻。人生短短數十載,我的字典裡沒有「比較」與「計較」,若真要計較,早就離開復興鄉,因為不計較,學生家長也從剛開始不喜歡我,到諒解、慢慢肯定我。


 


勤耕耘破困境 學童語文賽掄元

經由十三年努力,我在高義栽培了拿總統教育獎的學生;鄉語文競賽國小組九連霸;學生考上公費的高師大英語系;普仁獎錄取名額占全縣四分之一;協和扶輪社菁英計畫名額占五成以上;一○一年縣語文賽,也拿下國語演說及泰雅朗讀北區第一名,國語朗讀第三名,那是寫下本縣的語文競賽史,象徵的是我們終於突破原民教育的弱勢。


 



泰雅族朋友給了生肖屬牛的我一個泰雅名字叫GAJIN,就是「牛」的意思。我很喜歡,因為牛勤於耕耘,一步一腳印,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愈是弱勢地區,就需要勤耕、肯付出的「牛」,因此我常想,「教育家要去最需要他的地方,而不是他最想去的學校」。


樂當便利超商奉獻24小時


「要學生成才,難免得犧牲自我。」國中三年的導師林清雄是我一生教育典範,他早出晚歸,好比廿四小時便利超商。林老師無私奉陪,造就鄉下的阿蓮國中同一班級廿七人考取第一志願、十多人就讀師專的高升學率。



師專的李華漢老師則更進一步讓我體會何謂真正的教育,「就是把別人的小孩,視如己出,全心付出」,我至今難忘,並且身體力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哥 的頭像
平哥

平哥/藍海豚的家

平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